柯立keli

暴力对抗暴力,轻视应对轻视,爱回应爱。

【谜鹅】Killing For Love

奥兹瓦德的双手被高高捆缚在一起,高度恰好使他脚能够着地,他醒来时第一反应就是试图挣扎,绳索太紧,勒进他的皮肉里,已经捆了许久的手腕因血液循环不畅而冰凉得像没有触感,稍一动弹,神经传来的是一阵阵电流流过般的发冷的麻木。他仰头看了眼绳索,随后观察着周围,即使再慌乱,哥谭之王也不会傻到去张口就去呼救,鬼知道把他绑来的人会把他丢到什么地方。他的眼睛适应了光线,倾斜的窗透进外面的灯光,这让他能够大致看清室内的环境,这是个阁楼,木质的发霉的天花板,随着他挣扎的动作灰尘窸窣掉下,镜子前摆着一瓶花,气味并不好闻,奥兹瓦德隐约嗅到了一丝开始腐败的,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奥兹瓦德。”

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昏暗中声音低得像蛇吐信子。熟悉的声音,下一秒那人身影便从阴影中显现,绿色的绸缎西服泛着幽光。爱德华尼格玛微笑着,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奥兹瓦德。

奥兹瓦德心中充满复杂的感受,他忍不住想要去触碰他的爱人,但被绳索限制了行动。在这种环境下,爱德仍对他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恨意不曾消退,对他的背叛,欺骗,还是无法原谅。“如果他解开绳子,可能下一秒,我还是会把刀子捅进他心窝。”奥兹这样想着。

“奥兹瓦德。”

爱德再次低声叫了他的名字。他的声音是冷淡的,和他越发炙热的眼神完全相悖。他注视着前上司,他的老朋友。他注视着奥兹在窗外照进的路灯光和月光下透的像玻璃珠的浅绿眼睛。奥兹瓦德与他的目光相对,这个骄傲的,疯狂的,不可一世的人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他带着痛苦,悲哀和祈求望着爱德。爱德华的双手放到了奥兹瓦德的脖子上,轻柔地围住了它,手掌下对方血管在皮肉里一下下跳动,爱德能感觉到那种生命力。随着血液流动,透出天竺葵,麝香和琥珀的淡淡香气,那是来自奥兹瓦德的气味。惑人的魔力,他不由地把手缓缓收紧,慢慢地掐住了奥兹纤细的喉咙。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幻想,他觉得自己掐住的不过是脆弱的鸟类的脖子,羽毛下颈椎纤细柔软,灵活,同时也非常脆弱,用力一扭就会断裂。这只暴躁的小鸟变得温顺得不可思议,它的生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下。而爱德只是冰冷地,狂热地将双手不断抽紧。

“我爱你,奥兹瓦德。”他说。

他总是陷爱人于死亡。

那是奥兹瓦德第一次听到爱德华尼格玛对他说我爱你,他感到令人眩晕的快感,他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幻觉。缺氧的小鸟挣扎着,他的瘸腿一下下蹬着,因窒息而阵阵痉挛。爱德的双手阻断了大部分血液的流动,奥兹的脸因充血而发红。他渐渐地什么都不能想了。奥兹瓦德觉得自己又一次来到了冬天的哥谭码头,刺骨的寒意渗进他的身体,一点点夺走他的生命力。他在冷得快要冻结的水中,没有尽头,没有着陆地,没有止尽地,下沉。